第九十三章 命运谁主?(大结局)

书名:勇往职前 作者:飞鸿 字数:218165 更新时间:2020-02-22

  多日来的心结打开。周二一大早,办公室的同事发现张元亨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

  一改前几日浑浑噩噩的状态,开始主动协调起自贡几个加盟商的工作来。

  因为多名业务人员停职,数日以来客服部、生产部协调工作量大了许多,所以大家也乐得张元亨在费用报销以外做些其他工作。

  要说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张元亨还有谁最心烦,非刘恒莫属。不过他愁的不是买房的问题,而是明年业绩的问题。

  牛海云的事情,从他第一次听到就没有怀疑过。不过牛海云业绩好啊,不仅业绩好而且很会做下属。在别人看起来刘恒这两年风光无限,可只有他自己没有头脑发昏,经常警醒自己“业绩能带来风光,风光不会带来业绩。”

  对于有可能的一些连带责罚,刘恒并不担心。对他这个层级而言,有领导责任,该认罚就认罚,罚过事就过。

  不过牛海云出事,明年自己压力可就大了。一方面是业绩本身的压力,另一方面是管理压力。

  牛海云虽说爱搞些小动作,可他的业务能力刘恒是真看重,换一个人很难做的比他好。此外,牛海云业绩常年靠前,还懂得积极配合领导,这也是刘恒能够在很多时候以一种超然的姿态进行管理的原因。

  如果牛海云这个优秀的轿夫离开,很多事情刘恒只能亲自逼、压、骂,这不是刘恒想要的工作状态。

  为了这事,刘恒私下找过江一磊打探情况。

  作为自己的嫡系,江一磊也开诚布公的告诉刘恒:“有句话叫公开的秘密,不管怎么说那还是秘密,只要愿意,上上下下就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可如果说出来了,你如果还装看不见,那就是瞎。”

  刘恒知道牛海云肯定保不住,退而求其次道:“江总,能不能退赃保名。毕竟这些事闹大了在行业里也不太好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,大老板也是这个意思。”其实这也是江一磊的意思,他第一时间就向董事长认了错,并表达了这个意思。

  “江总,牛海云手下的人能不能不要动,一锅端明年压力太大。”

  江一磊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,无奈的道:“牛海云那里,董事长已经同意,只要退赃可以主动离职。不过据我所知,为了敲山震虎,董事长已经通过财务部给周虞山打了招呼,这次出去必须一查到底。会翻些什么陈年老泥出来,谁也说不好。”

  “也是,这两年业绩不错,公司上下都说是江总你能力过人。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董事长不会放过。”

  “是啊,我们都等着周虞山的调查结果吧。”对于这个对口处理四川大区业务的会计,江一磊最清楚不过,一旦得到董事长授意,自己说话也不会有一点作用。在没有出调查结果前,江一磊也只能等待。

  江一磊能等,可很多人不能等。

  12月30日,周二。

  快下班的时候,兰艳在办公室找到江一磊。

  “小兰,有事吗?”

  “川南办事处的事。”

  看兰艳煞有介事的样子,江一磊开玩笑道:“怎么?你要提供什么情况。”

  “不是,我是想问问调查情况怎么样?如果账务没问题能不能不要动张元亨?”

  江一磊像看外星人一样打量的兰艳不好意思,她接着说道:“还不是让秦馨这丫头给逼的。她上午来找我了,直接告诉我,如果张元亨受到像上次那种不公待遇,她就不干了。”

  秦馨是兰艳手下的得力干将,江一磊是知道的,“他们在谈朋友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那你也可以威胁她,要是两个人都没工作,没有面包的爱情可不长久。”要是其他人这样威胁领导,江一磊肯定一句话“让他打报告,我马上签。”可对于兰艳这样巴巴的来找他,他知道兰艳想要的不是这个签字。

  “江总,你不知道,上个月我们部门聚餐,聊起现在是一套房一个老婆。秦馨来了句,哈哈!那我可以娶六个老公。我说她怎么工作那么积极,却从来不提涨工资,也不计较加班,那些供应商送的东西她全都贡献给部门。原来小丫头是个不缺钱的主。”

  “那我也没办法,别说调查结果没出来,就算出来了,要怎么办也不是我说了能算的。”江一磊说完指了指前方,那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位置。

  江一磊从来不是那种推诿责任的领导,兰艳见他如此表态,悻悻的起身说道:“那只有听天由命了。”其中的“天”字,兰艳故意说得大声而绵长。

  晚上,江一磊家来了个不速之客。往常只有在节日之时才会登门的外甥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。

  “哟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”江一磊一进门就打趣道。

  “是啊,我怕东边的太阳不够亮。”

  江一磊听出话中有话,直接道:“知道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,书房去说。”

  进到书房,泡好茶,递了一杯过去后江一磊才道:“说吧,小宇。”

  来人正是张元亨的室友田宇,他的妈妈是江一磊的亲姐姐。

  “舅舅,我就想问问张元亨的工作安排。”

  “怎么,你室友让你打听的?”

  “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没有打过你的旗号。”对于江一磊的话,田宇的反应很大。

  “好好好!是我说错了。调查情况还没出来,怎么安排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舅舅,以前你说我满嘴跑火车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田宇很不客气的表示不信。

  “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早就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田宇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。

  “小宇,你很认可张元亨?”相对于张元亨的处理结果,江一磊更关心田宇的想法。以往那个只顾自己的外甥有些变化,这是江一磊乐于见到的。

  “是啊,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,上次他就是代人受过,这次再这样我觉得公司迟早得完。”

  对于田宇“大逆不道”的说法,江一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反而微笑着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  “公司有些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我能理解。可让这些事长期占据上风,每次都让踏实做事的人吃亏,以后就不会有人愿意做事,都想着怎么耍心眼去了。”

  “有道理。不过……”此时,江一磊手机响起铃声,他看了一眼迅速就接了起来。

  “程总,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?”

  “江总,本来是不愿意打扰你的,这不公司派人来调查了吗?我想了想,怕中间的人传来传去传走样,还是给你打个电话,直接沟通一下好。”

  知道是说这次川南办事处的事,江一磊打开免提让田宇也一起听,免得后面还要给他再说一次。

  “哪有,哪有。程总这样说就见外了。咱们多少年的交情,何况荣县天成还是我们天成的标杆加盟商呢?”

  “江总,废话不多说。牛海云和泸州老杨什么情况我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小张在我这里可是规规矩矩、兢兢业业的。公司有公司的制度,犯了错一定要处理,可我听有人在传,不管有没有问题,办事处的人都要一锅端?”

  “程总,现在这事还没定论。”江一磊打断了程利的话。

  “那就好,不过我也表个态。我算是第一批做天成的商家,我觉得我和天成是有感情的,所以这么多年也一直坚持把天成做大做强。小张是我这些年遇到的业务员里最务实的,我知道大公司有大局、有制衡,不过也希望公司不要太不讲感情。”

  “程总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现在周虞山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来,你的意见公司一定慎重考虑。”

  挂掉电话,程利感觉江一磊最后的话有些敷衍,思虑几秒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。

  书房里,江一磊笑着道:“看来你这个室友人还不错,这已经是第三个来说情的。”

  田宇不满江一磊的说法,郑重纠正道:“这不是说情,这是要公正的对待。”

  以往都是江一磊郑重其事的说,田宇游戏人间的答。现在形势逆转,江一磊很高兴。觉得自己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外甥长大了,捎带着对张元亨的好感也多了一分。

  门外传来一声:“开饭啦。吃完再说。”

  江一磊站起来道:“走吧,先吃饭,程总那里我不好讲。你知道就行了,这事董事长已经出手,后续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发展。你舅又不傻,张元亨这种既能做业绩,商家又喜欢的业务员,我也想让他好好待着给我做业绩。”

  遇事办事,不纠结、不后悔,这是江一磊历来的做事风格。可当晚,他失眠了,不是因为程利的威胁,也不是田宇的因素,更不是秦馨找兰艳逼宫。而是江一磊好奇,张元亨底是个怎样的人?

  思考来想去,对张元亨没太多印象,可对“说情”的几人他却认识颇深。这几个人平时要嘛一副与世无争的态度,要嘛只关心自己。现在居然都来为张元亨站台,只能说明张元亨身上有些东西打动了他们。

  就江一磊对这几人的了解,他相信不会是一些坏东西。

  不过在工作上,江一磊还是最信任周虞山,这是一个认死理的人。

  仿佛知道江一磊开始关注这件事情。

  12月31日,周三。

  2014年的最后一天下午,周虞山探案归来。

  虽然他有财务部领导传达的董事长“口谕”,不过规矩不能坏,周虞山回公司后先来到江一磊办公室。

  江一磊接过周虞山递过来的调查报告放到桌上直接问道:“虞山,你先给我说说大致情况。”

  周虞山心里早已打好腹稿,他正了正身体向江一磊汇报道:“江总,牛海云能查实的虚假账务金额有20万元,至于收取的现金众说纷纭,因为都没有证据。我根据了解到的情况,初步判断在6-10万元之间。”

  “好的,这个已经不重要了,不管他收了多少,这20万他都得认。其他区域呢。”

  “程阳区域的虚假账务能查实的有5万,不过没有他收受贿赂的举报。只是他区域的专卖店员工都反映他喜欢吃喝玩乐,还总爱拉着年轻店员陪酒、陪歌。”

  “还有吗?”

  “没有了。李猛的虚假账务比较少只有3万多,也没有受贿的举报。他负责区域的老板反映,李猛这个人比较孤僻,平时聚餐、过节或者庆生请他吃饭,请个三五次,他才勉为其难的去一次。”

  “这两人还有点意思,正好相反。”对于周虞山查出的虚假账务费用,江一磊不觉得奇怪。他是从一线干起来的,从某种程度来说,李猛的3万应该还会低于公司内部平均值。听到钱没进自己口袋,江一磊感到一丝欣慰。

  “张元亨呢?”

  “他呀!还真是奇了怪了,初次查的时候我没查出一分钱的问题账目。凭经验,我觉得不可能。我想会不会是他隐蔽的好?我要求去合作的广告公司、印刷厂调查。李志勇当时就带我去查,居然还是没问题。在自贡店的时候,我多问了几句,结果那个姓何的店长还义正言辞的告诫我,没问题就是没问题,不要老想着整人,整垮干事的人对公司没好处。”

  “哈哈!没想到还有你周虞山查不出问题的账吧?”江一磊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以往总是在这些事情上被周虞山揶揄,这次总算找回点面子。

  “问题嘛,也不是没有。据富顺加盟商老板田广杰反应,今年春节他给张元亨送过价值不菲的年货,还把礼品清单都给我了。”

  “看来谁也逃不掉社会这个大熔炉啊!”江一磊不无感慨的说道。

  “是啊,不过江总,我还真有点佩服这小子。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?他过年回去又给田广杰带了回礼,而且不是什么便宜货,是成形的人参。”

  “什么?人参?”

  “嗯,不过是人工的。他不仅送田广杰,还送了李志勇和程利。李志勇放了一根在他店里的茶室里,我看了,卖相还真是不错。”

  “你是说他不仅回礼,还给其他老板送过年礼?”

  “我也觉得有点不合常理,去荣县时专门向程利证实,他说他也没想到会收到厂家业务人员的礼物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这完全可以算作礼尚往来?”

  “我觉得算是。”

  江一磊又拿着报告来回翻了两遍,起身道:“虞山,这段时间你辛苦,就这样,我去向董事长汇报。”

  董事长办公室,从始至终董事长看都没看江一磊递过去的报告,只说了一句“说吧。”

  江一磊用两分钟汇报完之后董事长没有急着表态。他接着说道:“董事长,这次的事,自贡区域的业务负责人不仅账目干净,而且口碑也不错,你看能不能不做处理。”

  江一磊起了惜才之心。

  到了他向董事长汇报工作这个层面,早已超出用简单的对错分析事情的境界,可他还是这样说了。

  不为别的,只为他身为营销总监。不管谈何种大局,要如何制衡,挖掘优秀营销人才,不断提升销售业绩是他永恒不变的职责。

  作为营销一哥,江一磊坚信,只要业务在增长,事情都可以商量。这一点上刘恒与他有着惊人的相似,所以能成为他的嫡系人马。

  “处理?谁说要处理?没问题处理人家干嘛?”

  董事长噼里啪啦的三个问题问的江一磊郁闷极了。心中腹诽道:“明明上次是你暗示要大动一下,也给其他区域敲敲警钟。我知道你老人家也想顺带着把我敲打敲打,现在又来这样问我?”

  个人出问题江一磊不一定有责任,但团队出问题,江一磊一定要承担领导责任。这一点董事长和江一磊都清楚,只是两人都不会说破。

  心中腹诽先放一边,江一磊故作茅塞顿开状回答道:“那行,张元亨恢复原职,其他人的处理意见我拟出来再给你过目。”

  “既然人家经受住了考验,恢复原职是不是有点小气?”

  虽然是个问句,可董事长的意思不容反对。江一磊立刻道:“那就让他接办事处经理职务,总归现在一时也找不到人接。”

  董事长对江一磊的建议未置可否,转而道:“荣县程利给我打了个电话。”

  “啊!他给你打电话了?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他可是我亲自招进来的加盟商。他说,要是张元亨像上次那样受到不公正待遇,那他以后的大型项目就不会一根筋只做天成。”

  “这家伙!”江一磊作出一副忿忿的样子。

  董事长笑着道:“好了,他也就是一个态度。不过能让他看得上的人我还真想用用。”

  这算是对江一磊建议的肯定回答。

  “其他两人呢?”

  “既然你定了新领导,就让新领导去操心吧,我不操这个心。”说完董事长把桌上的报告慢慢撕掉,扔进垃圾桶里。

  当天快下班的时候,销售部发了一个很突兀的通知。

  “自即日起,张元亨出任川南办事处经理一职,全面负责办事处业务工作。”

  晚上,张元亨与秦馨一起看着跨年演唱会。茶几上摆了一堆瓶子、袋子和果盘,秦馨双脚盘在沙发上大口的吃着薯片。

  秦馨妈妈从厨房里包完饺子出来道:“小馨,垃圾食品少吃点。”

  “妈,你不懂,今天我当官太太了,要放纵一下。”

  现在秦馨妈妈对张元亨这个准女婿更加满意了,故作严肃的对张元亨道:“小张,该管教还是要管教!”

  张元亨还没说话,秦馨的手就放到了他腰间。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立刻道:“是啊,工作时间太短,到了新的岗位需要秦馨随时提醒,该管教就得管教。”

  看张元亨这么上路,秦馨从袋子里掏出一块最大的薯片,放到张元亨嘴边:“乖,奖励一个。”

  张元亨刚张口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  今晚,已经有好几个同事打来了祝贺电话。可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,张元亨犹豫了。(全书完)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