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 蒙冤宫杀

书名:重生之毒宠医妃 作者:我是凉白开 字数:176314 更新时间:2020-04-15

  夜凉如水,黑云压城。

  整个皇城俨然一座死城,唯有太平殿上一声声的嘶嚎划破天际,那是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诉!

  “陈宝如,我诅咒你不得好死。”女人披头散发,遍身狼狈,双手也被麻绳捆绑着,但纵然是在这样被动的处境当中,一张绝~色容颜仍旧美得惊心动魄,入骨勾魂。

  “兰皇后,真是可惜呀。”一旁的女人微微摇头,竟然是带着无比惋惜的语气,猫哭耗子地开口,“你也不要恨我,若然不是皇上亲自下了诛杀令,要你全家上下百余口的性命,我小小西宫怎么有胆子动你这曾经的皇后呢?”

  兰君薇挖了陈宝如一眼,这女人说得可真好听。感情儿刚刚不是她率兵破了东宫,然后将自己架着到了太平殿,还硬给自己扣上了一 顶脱稿巫毒祸国的帽子。

  他们兰家虽然是苗裔后人,以巫毒歧黄之术闻名朝野,但是哦她从来认为巫毒害人避而远之,连皮毛都不会,哪谈得上巫毒灭国?

  “姐姐,我知道你不甘心,可是你再不甘心,也只能忍着。”陈宝如轻哼了一声,片刻之后就有一穿着道袍的人走了过来,恭敬地对着她拜了拜,“见过华妃娘娘了。”

  陈宝如轻轻哼了一声,她跟在兰君薇的身边,一步一步从最小的丫鬟开始,如今可以位列西宫华妃,不得不说要感谢兰君薇的善良。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蠢钝如猪的善良,她也不能如此顺利。

  “送兰皇后上路吧。”陈宝如轻轻挥了挥手,冷风吹得宽大的衣袖轻轻往外晃了晃。

  同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女人相比,她自认为皇后之位她更合适。

  “你要送我上路?”兰君薇声音颤抖,夹杂着浓烈的不相信。“你不过是一个贱婢,你凭什么送我上路。若然不是我这些年的提携,你早就死在权术倾轧的后宫了,可你竟然不曾有半点感激,你这心肠倒是猪狗不如。”

  兰君薇恨自己看错了人,她竟然天真地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掏心掏肺,甚至于连自己最心爱的男人都分了她一半。

  想想,当时的她,还真是天真得可以。

  “是呀。”陈宝如微微皱眉,但是只有一瞬的时间。过去的事情她不否认,但兰君薇对她越好,她就越想将眼前这个女人挫骨扬灰扒皮拆骨。

  “你也会说,皇宫都是权术倾轧,尔虞我诈,我变成现在这个模样,你也应该有心理准备吧。”

  说完这话,她看了看身后唯唯诺诺的男人,“你还愣着做什么,我要让这个女人永世不能超生,最好可以沦入无间地狱,永远承受无穷无尽的灾难。”

  男人点了点头,恭敬地往前走了一步,然后蹲下~身子开始布置着祭坛,他是大梁的巫师,妄图用这样的阵法,送走大梁的皇后。

  “你住手。”兰君薇猛烈挣扎,一双眼睛满布血丝,却是死死盯着陈宝如。“陈宝如,你今日杀了我,定然会迁怒皇上的,你会比我死得更惨。”

  陈宝如听得这话,却是三声大笑。

  “兰君薇,你竟然是如此天真。如果不是那个男人亲口吩咐,你以为我敢这样大张旗鼓来要你的性命吗?”

  兰君薇身子一颤,她和皇上耳鬓厮磨十余载,他竟然打算要了自己的性命?

  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?”陈宝如贴在兰君薇耳边轻笑,“你巫术祸国,皇上下令全家斩首,他现在应该正在监斩吧。让我想想,兰大人真是可怜,就因为这么一个女儿,生生赔了性命。”

  “我没有巫术祸国。”兰君薇说得异常干脆,就算兰碧城有什么不轨打算,也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,那什么家,从头到尾就和她没有半点关系。

  “你非得让我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吗?”见得兰君薇还不死心,陈宝如只能非常无奈地补了一句,“皇上要杀你,不是因为巫术祸国,而是因为你专宠后宫,勾结群臣,功高震主。难道他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世上出现第二个武则天吗?”

  兰君薇浑身一颤,她何尝有过如此想法?

  “怪就怪你跟错了男人吧。”陈宝如轻轻摇头,似乎在替兰君薇觉得惋惜,“倘若你当初跟了晋王,依着他对你的宠爱,自然可以白头偕老。可是你非但不领情,还亲手将郎君送上了断头台。”

  提到晋王,兰君薇的脸色倒是一白。

  这世上最对不起的人,便是他了。除此之外,她对得起天下所有的人。

  “不,我要见皇上。”兰君薇突然歇斯底里地吼出。

  陈宝如轻哼了一声,本来想说她这是痴人说梦,可正巧看到一队宫人走了过来,为首的一人一身明黄色的朝服,赫然就是当今圣上诸葛靖。

  他的身后,是文武百官。

  陈宝如哼了一声,却是丝毫不担心,“他来了,我倒是想听听,你打算对他说些什么?”

  兰君薇紧咬唇~瓣,却是略过陈宝如,一双眼睛全然停在诸葛靖一人身上。

  “皇上驾到。”随着太监的这声传道,一众人走到了兰君薇的身旁,然后俯身跪下,三呼万岁。

  兰君薇没有跪下,因为浑身上下的片体鳞伤,整个身子早就不受控制,瘫软在了地上。

  诸葛靖摇头,太平殿本就是用来处置妃嫔的地方,如今更是凸显狼藉,而那个昨日还睿智聪明巧笑倩兮的女子如今却变成了阶下囚。

  一夜之前,天地骤变。

  “皇上,皇上。”纵然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,但是兰君薇还是颤抖着身子,匍匐着往前挪了挪,强撑出一抹凄厉的笑容。“皇上,你告诉臣妾,她说的都不是真的。”

  只这一句话,就耗尽了所有的力气,以至于一口鲜血喷出,溅在诸葛靖的裤脚上,触目惊心!

  而他,不过是略感厌恶地往后退了退。

  一双好看的剑眉,也微微一皱。

  虽然还没有开口,但是兰君薇已经有了深深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朕,刚从兰家过来。”诸葛靖微微顿了顿,然后厌恶地看了兰君薇一眼,言语之中是满满的讽刺,“兰碧城竟然还要负隅顽抗,妄图朕会败在你的温柔乡之中。”

  兰君薇浑身一颤,若只是陈宝如嬉笑嘲弄,他可以强装未曾听闻。可是现在说这话的人却是诸葛靖,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如一颗冷钉,打在她的心上,疼得厉害!

  “皇上,君薇从未想过要害你呀。”她声音颤抖,双眼早已干~涸,此刻竟然溢出两行血泪。

  文武大臣不少不忍侧目,可是当中君王却丝毫不为所动!

  “是吗?”他只轻哼了这一句,“可为什么朕觉得,卧榻之侧,却是躺着一只蝮蛇呢?”

  “哈哈!”兰君薇先是微微一怔,顷刻之后大笑而出,可是话语中满满绝望,“是呀,我毒如蛇蝎。我毒如蛇蝎便是陪着你一道入邻国为质子,不离不弃;我毒如蛇蝎便是帮着你出谋划策,助你登上天子之位;我毒如蛇蝎,便是悉心打点后宫,让你永远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  她顿了顿,声音陡然提高,“皇上,你可曾见过如此的蛇蝎?!”

  男人眉头一皱,未置一词。

  倒是一旁的陈宝如悠然开口,“皇后,你又何必呢?自古都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,有皇上来送你最后的一程,也算是死得其所,是吧。”

  兰君薇瞪了陈宝如一眼,她不要她的假慈悲。

  “好,我认了。只求皇上放过我们的孩子,他只有五岁,是无辜的。”她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还能顾念着一点骨肉亲情,放过那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“你放心,皇上会厚葬太子的。” 一旁的陈宝如又是一声轻笑,“对了,皇后还不知道吧,就在一个时辰前,皇上刚刚赐了太子车裂。”

  兰君薇陡然一震,浑身颤抖,可是诸葛靖仍旧沉默,仿佛是默许了这事情。

  “诸葛靖你疯了是不是?那可是你的孩子,是你膝下唯一的孩子,你可曾想过虎毒不食子吗?你这行径和畜生有什么分别?还有,你竟然赐一个五岁孩童车裂之刑,你可曾叩问过自己的良心!”

  她可怜的孩子,身在这皇宫之中,哪怕是贵为太子,却因为从小的痴傻,未曾有一日过过好日子。

  “朕倒是想要问问你,那是朕的孩子吗?”诸葛靖轻哼了一声,“你和晋王不清不楚,朕当时分明在外,那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一毫同朕一样,你竟然敢说那是朕的骨肉?”

  兰君薇先是微微一怔,而后放声大笑,他竟然怀疑这个孩子是自己和晋王的吗?她可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得出了如此结论。

  她这辈子对不起很多人,但是从来都没有一件事情是对不起他诸葛靖的!

  “诸葛靖,你就是个形同猪狗的畜生!”她狠狠地骂了一句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“别骂了。”宝妃将身子蹲了下去,附在兰君薇的身边小声说道,“就算是龙种又如何?这种事情还不是皇上一张嘴巴说了算的。再说,他很快还会有其他的孩子,不至于要选一个弱质低能的孩子做太子,让朝野看皇家的笑话。”

  听得这话,兰君薇骂得更狠了,“诸葛靖,陈宝如,我会以我血诅咒,诅咒你们所有人都不得好死!”

  陈宝如身子微微一颤,脸色竟然一变。虽然兰君薇不会巫术,但是毕竟是兰家苗裔的后人,以血起誓,便是同魔鬼签订了契约。

  她不怕下地狱,只是纵然下地狱,也得带上她。

  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快除掉这个贱女人呀。” 陈宝如看了看一旁的道士。

  那道士最后看了诸葛靖一眼,在得到君王默许之后,他将一柄燃烧着火焰的长剑,刺~入了兰君薇的小~腹。

  “我就是做了厉鬼也要缠着你的。”

  …………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