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先说爱的先不爱,后动心的不死心

书名:秦先生,婚后燃情 作者:如意微微 字数:43322 更新时间:2020-04-09

  叶予念苦笑,原本她以为,她可以平静的面对死亡,可现在她才发现,其实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勇敢。

  她吃力的抬起手,她的手指上,是秦云峥为她买来的婚戒,那是她最喜欢的款式。

  秦云峥……若是我死了,你会怎么办呢?

  叶予念无力的笑了笑,也许他会回过味来,想到自己来到秦家是为了报复他。

  也许会痛不欲生,许多年后都无法忘记她。

  她希望是后者,这样的话,秦云峥就能记住她好久好久。

  她终究啊……还是舍不得这个男人。

  ——

  楼下,秦云峥以为叶予念逛了那么久,已经累了,就没放在心上,一直到晚饭时间,才上楼敲门。

  “念念,快起来吃饭啦,今晚有你最爱的大虾哦,念念?”

  秦云峥在门外喊了好几声,都不见叶予念的回应,他去开门,发现门是锁着的,秦云峥只好去找备用钥匙开门。

  一开门,秦云峥一眼就看到叶予念竟然双眼紧闭的躺在地上!

  “念念!”

  秦云峥慌忙过去,他摇晃着叶予念,可叶予念就像听不到一般,没有丝毫反应。

  叶予念的体温很低,浑身冰冷,胸口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。

  秦云峥心里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他伸出手,颤巍巍的举到叶予念的鼻翼旁,惊觉对方已然没了呼吸!

  怎、怎么会!

  他的念念明明不久前还好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没了呼吸呢?

  他不信,他不信!!

  秦云峥火速把叶予念送往医院,大喊:“医生!医生快来!”

  这家医院是秦云峥投资的,自然是认识他的,他这么一喊,立刻有医生殷勤的迎过来,为叶予念做检查。

  医生翻了翻叶予念的眼皮,手一抖,又摸向叶予念的脉搏,在心里暗叫不好。叶予念和秦云峥的婚事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

  秦太太居然在新婚前夕去世了,这……

  秦云峥见医生的脸色不好,紧张的问:“念念她怎么了?说!她怎么了?!”

  医生哆哆嗦嗦的回答:“秦、秦先生,您太太她……没有呼吸了……”

  秦云峥疯狂的掐住医生的脖子,大吼道:“你是在骗我对不对?我不信!念念她一定还好好的,你这个庸医!”

  医生被秦云峥弄得几乎透不过气来,自然也说不出话来,秦云峥松手,大吼道:“其他医生呢?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医生都给我叫过来!快!”

  围在一旁的人,被似乎已经疯了的秦云峥吓到,他们跑去找来了医生,可是每位医生都告诉秦云峥,叶予念已经死了。

  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秦云峥呜咽着抱住叶予念,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“念念的身体一直都挺好,怎么会这样呢?”

  “不对,一定是因为你们徒手检查的缘故,机器呢?用那些机器检查!不查出什么来,你们这医院也别想开了!”

  他们闹出的动静,很快传到医院的李院长那里。李院长慌忙过来,百般劝说秦云峥无果后,只得按照他的说法去做。

  秦云峥木然的听着李院长给他的解说,总之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——他的念念死了。

  至于其死因,李院长解释说,是由于叶予念之前多次堕胎造成的器官衰竭。

  器官衰竭本来就无法根治,虽然叶予念曾去M国,得到了最好的治疗,可那也只能将她的生命延长几年而已。

  所以……念念的死,是他造成的么?

  如果不是他一次又一次的逼着念念堕胎,念念又怎么会器官衰竭?

  秦云峥泪流满面,他沉默的抱着身体已然僵硬的叶予念离开医院。

  “秦先生!您要去哪?”李院长在他身后喊道。

  秦云峥的身影顿了顿,他说:“我带念念回家。”

  念念,你一定不愿意躺在冰冷的太平间吧?

  念念,我们回家。

  秦云峥抱着叶予念回到家,他陪着叶予念的尸体枯坐了一夜,第二天,秦云峥打电话给化妆师,让对方直接到秦家别墅。

  医院的人不敢得罪秦云峥,因此,他们没有那个胆子去说叶予念死了,所以化妆师事先没有得到丝毫风声。

  于是,当化妆师赶到别墅后,发现新娘已死,被吓得连化妆刷都拿不稳了。

  “秦先生,这……”

  化妆师在心里暗暗叫苦,她是化妆师没错,可她是给活人化妆的,不是给死人化妆的葬仪师啊!

  秦云峥瞥她一眼,冷声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化妆!”

  化妆师迫于压力,哆哆嗦嗦的拿着东西给叶予念化妆,胆小的她,几乎要被吓破了胆。

  化妆师因为害怕,又在心里念叨赶紧化完妆好离开这里,因此频频出错,好不容易熬到化妆结束,她如蒙大赦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秦云峥付她的尾款,都忘记查看了。

  秦云峥温柔的为叶予念换上做好的婚纱,戴好头饰,叶予念妆容精致,身上也有华服美饰,看上去,就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  他以公主抱的姿势,抱起叶予念,嘴角带着温柔的笑,去了婚礼场地。

  此时,婚礼场地上人来人往,被请来的,都是秦云峥和叶予念认识的人,在见到秦云峥抱着叶予念来之后,纷纷围着秦云峥调侃。

  秦云峥皱眉:“不要吵,念念她睡着了。”

  啊?

  新娘确实是闭着眼的,可是这么重要的日子,怎么能还在睡着呢?

  可是新郎都没说什么,他们也不好多嘴。

  整场婚礼,秦云峥都是抱着叶予念完成的,众人原本以为叶予念是真的还在熟睡,可是现场有乐队,还有这么多人在说话,声音这么大,就算睡得再熟也应该醒了吧?

  宾客们觉得不大对劲,新娘不像是睡着了,反倒像昏迷,或者……

  顾南倾也在受邀之列,他也同样察觉出不对,知道内情的他,见叶予念一动不动,心里大致有了猜测。

  念念……你的报复计划完成了,秦云峥他,似乎已经疯魔了。

  婚礼结束过后,顾南倾找到秦云峥,他伸出手,摸向叶予念的鼻翼,果然,叶予念已经没了呼吸。

  眼泪在顾南倾的眼眶中慢慢聚集,却终究没有滴落下去,念念她如果在天有灵,定然不希望自己流着眼泪见她吧?

  “秦云峥,念念她……”

  “嘘,声音低一点,”秦云峥对他做个安静的手势,“念念她睡着了。”

  顾南倾看着这样的秦云峥,内心复杂,他道:“秦云峥,念念她……已经死了,你……还是接受现实吧。”

  秦云峥沉下脸,猛地抓住顾南倾的衣领,冷声道:“我说了,念念她睡着了,不要打扰她睡觉!”

  顾南倾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话也没说,他勉强笑了笑:“是,我说错话了,念念她只是睡着了,那么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 秦云峥紧紧的握着叶予念的手,面带笑意的盯着她的脸,听到顾南倾的话,仅仅只“嗯”一声。

  顾南倾一步三回头的离开,他在心里苦笑,原本他以为自己才是最爱叶予念的那个,可现在看到顾南倾的表现,他才知道,原来对方对念念的爱,并不比他少。

  念念,你的报复确实是成功了,可是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

  当顾南倾再次见到秦云峥和叶予念的时候,是在三天后,秦云峥端端正正的跪在叶予念的墓前,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。

  顾南倾把叶予念喜欢的白玫瑰花,放在墓碑前,也同秦云峥一样,磕了三个头。

  “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顾南倾问。

  秦云峥抚摸着墓碑的照片上,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,轻声道:“念念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顾南倾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,他嘲讽道,“你现在到这里来装什么深情?你可知道,念念会躺在这里,就是拜你所赐!你以为念念想看到你吗??”

  秦云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墓碑,道:“念念她答应过我的,她愿意嫁给我,我是她的丈夫,自然应该守在她的身边。”

  顾南倾觉得好笑:“念念不过是为了报复你,所以才说那些话的,你以为,念念她是因为爱你才跟你结婚的吗?”

  “我知道啊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。”

  顾南倾诧异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秦云峥扯了扯嘴角:“念念住在我家之后不久,我就猜到,她是为了报复我,所以才答应到我家的。我也知道,她是想让我在爱上她之后再失去她,这就是她对我的报复。”

  “我原本以为她是要逃婚,或者玩失踪之类的,可从未想过,她要以这种方式离开我!”

  “顾南倾,”秦云峥抬眼看他,“你信么?我是真的爱念念,也是真的后悔之前那样对她,所以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后,我一直在尽我所能的补偿念念。可是……”

  唇中苦涩。

  一切都是报应。

  先说爱的先不爱,后动心的不死心。

  曾经,叶予念尝过的痛苦,现在,轮到他百倍偿还。

  他低下头,在她唇边亲了又亲。

  低不可闻地道:“念念,我爱你。”

  却再也没有回应。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