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欠了总是要还的

书名:薄爷威武:重生甜妻送上门 作者:锦夜 字数:199804 更新时间:2019-08-15

  抬头望向四周,这房子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,阴暗的仿似无间地狱,而可笑的是,在她的正对面,却有一台大电视,电视画面格外清晰,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新郎清峻的面庞和新娘娇羞的笑。

  阿景……

  心中只是默默想起这个名字,都会钝钝一痛。

  “吱呀——”伴随着铁门难听的声音,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一手揣着兜,一手端着托盘,笑盈盈的走了进来。

  “烟烟。”他叫着她的名字,随她的目光一同落在电视屏幕上,笑意更深了,“她很漂亮,是不是?”

  “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傅烟转过头,眼神冰冷。

  眼前的男子,长着一张温润如玉的脸,一副金丝框眼镜平添了几分书卷气息,看着就是好脾气有修养的人,可谁能想到,就是这样的一张面庞下,却藏着极度扭曲丑陋的心。

  男人依旧笑着,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,“烟烟,你是知道我的。我从来是一个讲求公平的人,欠了的,就应该还。你也不要恨我,我不过是替宠儿要回原本就属于她的东西罢了。”

  “原本属于她的?”傅烟冷笑,“什么东西原本是属于她的?我父母的爱?傅家的产业?哪一样,是属于她的了?!”

 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,江衡依旧保持着笑意未变,“做人要讲道理。那件事原本就不是宠儿的错,她也是无辜的。可你一回来,就夺走了所有属于她的,她恨你,也是人之常情。你在薄家享受了那么多年,为什么还要抢走她那一点点呢?”

  “讲道理?人之常情?”傅烟失笑出声,她猛地站了起来,怒视着他,“江衡!怪只怪我当初瞎了眼,竟然没有看穿你跟傅千宠的阴谋,才会把自己陷入今天这样众叛亲离的地步。你放心,你们不会得意多久的,我一定会揭穿你们,我……”

  “天真!”

  打断了她的话,江衡也徐徐站了起来,眼底眸色渐冷,唇角的笑意却是更深了。

  他转过身去,拨弄着托盘上的那些手术器械,冰凉的金属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在这空寂的屋子里,听着让人心底发毛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!”

  傅烟看着他的动作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握着手术刀,转过身的江衡简直邪恶极了,他的眼睛深深的望着她,准确的说,是望着她的眼睛,盯着仔细的打量了一番。

  “我说过,欠了的,就应该还。烟烟,你欠了宠儿的,我都帮她拿回来了,现在,你还欠她一双眼睛!”

  说完,他转过头,看向电视屏幕。

  只是一瞬,眼神却从残酷变成温柔,脉脉含情的看着一袭白纱的傅千宠。

  今天的她,的确很美很美,婀娜的身姿依偎在薄暮景的身旁,一脸温柔缱绻的笑,然而美中不足的是,原本该晶亮发光的眸子,却毫无焦距,她是瞎的。

  江衡怜惜的多看了两眼,再看向傅烟,“你乖,把眼睛还给宠儿,你们就两清了。”

  “笑话!傅千宠的眼睛是她自己亲手熏瞎的,这也能算到我的头上?!”

  简直是匪夷所思!

  那日傅千宠以去世父母的信件做饵,引她到废弃的化工厂见面,原本打算用事先准备好的毒气彻底的除掉她,事后怕也只是当成一场意外,却没想到,不知为什么,薄暮景竟然也在。

  她离门口最近,跑出去以后就昏倒了。

  再醒过来时,自己就成了纵毒害人的凶手,而傅千宠为救薄暮景,熏瞎了双眼,而且还不愿追责,简直感动了全城老少。

  傅烟百口莫辩,更何况那时她昏了过去,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而颠倒是非黑白,从来都是傅千宠最擅长的。

  不久,便传出薄傅两家的婚讯,“舍身救情郎,情郎不辜负”,大字标题满天飞,又是可歌可泣的一段佳话。

  事实真相是什么,谁在意呢?反正她傅烟声名狼藉,何在乎多这一条,而且,说不是她,又会是谁?善良温柔的傅千宠吗?

  江衡步步逼近,手术刀铮亮发光,“无论如何,也是因你而起,这是你欠她的。烟烟,你把眼睛还给她,我就跟你结婚。”

  他笑得诡异,眼底流转着波光诡谲的眸色,看上去简直是癫狂了。

  身后就是墙,傅烟退无可退,强自镇定的想要抓个防身武器,却什么都摸不到,最要命的是,眼皮子也越来越沉,视线开始模糊起来。

  “不会很疼的,我给你下了麻药了,而且我的手法一向很好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
  他狞笑着扑过来,傅烟往边上一闪身,躲开了一点,却来不及跑就被他一把抓住,按在墙上。

  “江衡!”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,也试图借此让自己清醒一点,“你根本就不爱傅千宠!”

  江衡怔了怔,“不,我爱她!”

  “不,你不爱她!如果你爱她,怎么会容忍她跟别的男人结婚,叫别的男人老公,和别的男人生孩子!”她在刺激他,试图能找到机会逃脱。

  她不能就这样认输,她要逃出去,要向全世界揭穿傅千宠的假面目。

  “不,我爱她,我爱她!”

  狰狞的嘶吼着,果然提到傅千宠,他就癫狂了,“你懂什么!爱她就是要给她所有的,她想要的!只要她喜欢的,我都愿意为她做!所以她要你的眼睛,我就给她你的眼睛!”

  手术刀高高举起,刀锋尖锐。

  傅烟咬着舌尖,口中满是腥甜的味道,抬腿膝盖用力的往斜前方一顶,接着没有犹豫的双手往前一插——

  江衡果然吃痛弯腰,接着眼睛便被插中,痛得嗷嗷直叫。

  趁着这个空隙,傅烟冲了出去,拼命的往外跑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能争取多少时间,但是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,她就有生的希望!

  只是——

  意识越来越模糊,眼皮也越来越沉,腿脚更是越来越麻,哪怕咬舌尖,都用不上什么力气了。

  耳边传来尖锐的啸声,她恍惚的转头,只觉得一阵刺目的光芒,然后身体被高高的抛起……

  砰!

  浑身碎裂的感觉,倒是没觉得有多痛,只是,她就这样死了吗?

  不甘心,不甘心呵……

目录